各路NMN血战618,NMN的真实效果怎么样?

截止目前,京东618大促的累计GMV(6月1日至今)已达约2692亿元,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去年双11的GMV 2044亿元,和去年618的2015亿元。今年的618热闹无比,令人意外…

截止目前,京东618大促的累计GMV(6月1日至今)已达约2692亿元,这一数字已经超过去年双11的GMV 2044亿元,和去年618的2015亿元。今年的618热闹无比,令人意外的是,大健康品类展现出较大的后发优势,在这场618中销量始终保持高增长的态势。

  其实,这一爆发早有苗头。早在2018年左右,京东、天猫等多个平台就已经看到了大健康领域的潜力,自此争先引进大健康领域的知名品牌。事实证明,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上升,消费意识的转变,大健康行业确实已经成为了风口。拿去年的数据举例,2019年,京东平台的热搜关键词显示,人们输入最多的是“缓解疲劳、焦虑”。护心肝、助睡眠、增强免疫等抗疲劳类保健品颇受关注,其中养肝护肝类产品销量同比达到去年同期的270%,增强免疫、改善睡眠类产品销量均超过去年同期的160%。

  而今年,具有抗氧化、延缓衰老,减缓器官功能衰退,增强免疫力,预防代谢疾病等功能的NMN产品悄然走红,618活动期间,行业成交金额占比增长20.55%,成交金额增长129.52%,指数超过22亿。与之相对,相关产品的销售量也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,据了解NMN品牌迈肯瑞尔(Mkule)首次参加京东的618活动,成交金额指数就高达1702万,入选交易榜单前十,领先其他品类。

  抗衰成刚需 消费人群年轻化

  与往年的消费趋势相比,除了抗衰老产品销量猛增之外,消费者群体也发生了较大变化。对于致力抗衰老的NMN品牌来说,如迈肯瑞尔(Mkule)的目标市场就主要集中在35岁以上的中年人群,但购买产品的消费者却呈现着年轻化趋势。抗衰老的观念正向更年轻的群体渗透。

  事实上,抗衰老领域的专家David Sinclair教授也曾公开发表言论,“因为我们还没有人类的表观遗传‘重置按钮’,所以我们必须在干预衰老上更加努力,才可能有改善衰老状态。”认可尽早进行抗衰老干预的必要性。

  理性抗衰 消费追求专业与安全

  导致衰老的因素有很多,我们出生就开始了衰老进程。在25岁之后,由于长期的外源(如光照)与内源因素(如自由基)的影响,衰老征兆会逐渐变得更明显。在抗衰老这条路上也有很多人付诸努力。

  从今年京东的618看到一个可喜的变化就是,人们不再迷信明星、大V带货,成分党开始兴起,这意味着人们在抗衰老的方面渐趋理性,消费越来越追求专业与安全。

  实验室与市场擦出火花 前景可观

  在消费者普遍追求专业和安全的大背景下,专业和安全的代表——实验室也与市场擦出了火花,更多的产品从专业的医学实验室走向市场,经过多重试验,确保有效性的产品,开始受到广大消费者的热捧,前景可观。618大放异彩的迈肯瑞尔(Mkule)主要生产的NMN产品,就来自于诺贝尔奖得主约翰·伯特兰·格登的科学实验室。

  2013年,David Sinclair在《细胞》上发文:用NMN提升NAD一周后,22个月大的小鼠(相当于人类60岁)和之前判若两鼠,与6个月大的小鼠(相当于人类20岁)在线粒体稳态、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有着相似水平。

  2016年哈佛大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研究发现:相当于人类年龄70岁的小鼠服用NMN一周后回到20岁的状态,并且寿命延长了20%。NMN改善衰老指标的研究几乎得到了Nature、Science 、Cell等众多权威科学杂志的支持。

  后NMN有推向市场的计划,众多诺贝尔奖得主加入研发过程,其中迈肯瑞尔(Mkule),就是由约翰·伯特兰·格登(2012诺贝尔医学奖)首席研发官带领哈佛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及华盛顿大学研发团队,经过长达一年多的科学实验,针对市场已有产品改良配方,研制出独特的加强版NMN系列产品。

  抗衰科技新变革 NMN成分成主流

  NMN对于补充NAD+,修复DNA的效果,得到证实的初期,NMN还仅在动植物中微量存在,难以大规模生产。其制造过程极其复杂,导致价格居高不下。因此,NMN在过去几年中仅作为参与相关研究的科学家和极少数身份特殊的人,才有机会服用的奢侈品而存在。相关报道称,通过私人手段从实验室内获取NMN服用,而当时NMN的人均服用成本高达每年150万人民币以上。

  但2018年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为NMN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,专家介绍,酶定向进化技术可使 NMN 的成本降低了 95%以上,安全有效性提升96%。伴随着技术成熟,成本降低,NMN抗衰进入日常消费的清单,与之相对的是大批商家入场。

  然而NMN行业始终没有建立起统一的入行标准,对商家缺乏筛选,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其中最为关键,也是直接影响疗效的一点就是,已知NMN是通过NAD+起作用的,但“美中不足”的是NMN只有在一种特定的NMNAT酶的作用下才能转化为NAD+,没有特定的NMNAT酶辅助,会让NMN的抗衰效能大打折扣,产品研发进展不佳,大规模临床应用效果不及预期。

  2012年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约翰·伯特兰·格登解决了这个问题。格登始终专注发育生物学的研究,自NMN补充NAD+的理论出现,格登立刻邀请核心成员主要来自于哈佛大学、华盛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世界级科研机构的生物医学、临床医学、免疫力医学及公共健康学专家组成科研团队进行研究。

  大批商家入场的时候,他们反而继续扎根实验室,不轻易将产品投入市场,直到今年研制出的迈肯瑞尔(Mkule)结合了NMN高纯度和改良了配方,彻底解决了NMN转化不良的问题。诺贝尔医学奖—格登在研发NMN物质时,提出了几点让消费者在选择购买NMN参考指标:

  NMN纯度:纯度越高人体获取的NMN物质更充分,最好是99.9%以上。

  NMN活性:NMN行业活性是30万u/g,迈肯瑞尔活性100万u/g。

  NMN配方:单一配方不能完成让人体更好吸收NMN物质,最好选用的是复合配方。复合配方可以充分让人体吸收。

  正如抗衰老领域的知名专家David Sinclair所说的,不能仅仅因为超过一半的人会衰老,就不把它作为一种疾病。事实上,我想说的是,我们要努力与衰老抗争,因为老龄化是当今社会所有重大疾病的主要原因。

作者: 我爱NM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490024274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